教育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名不副实的《死亡搁浅》,是不是一款“来自未来”的游戏?_游戏

发布日期:2020-07-18 01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今晚,去年引发业界轰动的《死亡搁浅》就要结束独占协议,解禁PC版在Steam平台的移植。

商店页下足足九个预告片 让Kojima过足了导演瘾

回想起游戏首发时的玩家间的巨大分歧,如同《死亡搁浅》的主题一样,在后信息时代,人们有着不同的好恶,社交媒体的高度发达让每个人都可以肆意倾泻自己的观点。纷繁的信息流和无处不在的争执最终会让所有人自我隔离,拒绝交流。

相信早期接触互联网并坚持到今天的老网民,都会多多少少经历这么一个心路历程:最初觉得互联网上也应当是一个新社会,有着自己的秩序和纲常伦理,正面的东西总要比丑恶现象更多一些,实际上早期的互联网论坛大家也都是比较友善的。但随着互联网推广的展开,总能够发现一些不合群的声音,恶言相对。开始还希望改变这些人的观点,纠正人们偏激的想法。接下来就会发现网络只会成为人性黑暗面的放大镜,仅靠自己无法改变整体的趋势,只能选择封闭自我。最后,信息化网络化发展的最后竟然是断开连接躲起来。

在“死亡搁浅”威胁的阴影下,游戏中的人们也不在急切于恢复联网,他们对人类社会丧失了信心。在游戏开发阶段,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政治事件有“墨西哥墙”和“公投脱欧”。国际社会上这样直接脱离全球化的例子正在频频发生,从个人角度,放弃与人连接的事例也屡见不鲜。如此,以主角Sam送货为手段,让封闭在个人空间的幸存者重新感受到社会分工带来的便利,成为了游戏暗线的主题。

《死亡搁浅》用游戏化的浪漫手法,呼吁玩家和互联网用户能够放下彼此的成见,同时游戏本身也成为了一个很有参考价值的调查实验,针对“送快递”好不好玩和小岛秀夫的过度营销,从论战变成了骂战。游戏内外,充满了一种戏剧化的呼应。

无独有偶,在今年的高考作文命题上,江苏卷的素材与小岛秀夫的《死亡搁浅》有了异曲同工之妙。

相信大多数玩通了游戏的玩家,都能够感受到小岛秀夫潜藏在游戏故事背后关于生命和连接的主题。然而,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跨过2020年后的全球疫情让游戏中“看不见”的敌人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现实生活中。不仅仅是人与人的隔离,还有通过物流网络所连接起来的社会各界,让人怀疑小岛秀夫是否真的能看穿社会的发展趋势和问题所在。

在昨日的Summer Game Festival直播访谈活动中,小岛秀夫携新川洋司为游戏的PC版造势,就被问到了关于全球疫情与《死亡搁浅》主题之间的联系。小岛先是汇报了自己在疫情期间与工作室开发工作的交接情况,随后直言,“我不是预言家,我要真的能知道未来,就应该能做出一部更畅销的游戏”。

Power by DedeCms